傳媒業份外淒涼(奧雲)

最近看見有關記協周年晚會的新聞,一直有點感觸;見過很多同輩,當初信誓旦旦說要成為第四權的守護者,但經過社會及時間的洗禮,最終都黯然離開傳媒業。歸根究底,就是人工太低。

奧雲留意到香港的傳媒生態,不知道能否用獨特來形容,但畸型卻是不爭的事實。有一次跟一個記者朋友傾計,他跟我說當初面試的時候,來到最後,HR問了他一條相當有趣的問題「如果有一日,必然要你二選其一,麵包與理想,你會選那一邊?」

這是一條非常有趣的問題,有趣的地方在於,由什麼時間開始,「夢想」與「麵包」是一個對立的存在,兩者是不能並存。香港的傳媒生態絕對是畸型的,不知遁由什麼時候開始,香港媒體擁抱理想,但代價卻是與學歷或使命不均等的收入。

本來單是傳媒業作為第四權的守護者,已足以令其成為一個崇高的職業。但畸型的香港,卻為這份崇高再加一個條件,要「捱」。辛苦不是問題,真的不是什麼問題,但當聽到有媒體曾經向大學畢業生只提供1萬元的起薪時,又份外淒涼。

傳媒業的流失率非常高,幾乎每三年就會換一批人,也是香港傳媒業的死因。剛剛教識一批新人,他們經過歷練對各種技巧有所掌握的時候,望一望身邊的朋友同學,薪金隨時少一倍,養妻活兒也有難度,更勿論置業。有時遇到一些自大的人時,更可能會受到一定的眼光,說實話,奧雲一直覺得在香港做記者不容易。

事實上,只要稍為翻看各間媒體集團的年報,就會發現大部分媒體都處於獲利的狀態,員工福利是否完全沒有改善的空間呢?這是一個問題。

在歐美等地,傳媒人是一個祟高的職業,不論社會地位抑或薪酬相對地都較高。所以有時,奧雲是打從心底佩服香港的傳媒人,特別是有資歷的傳媒人,離開很容易,但留下來卻是無比的困難。

作者:奧雲 (Owen)打打下工突然入咗金融圈嘅90後,「If you can’t beat them, join them」

===============

財經精選資訊網站「中環街市」  臉書粉絲頁

最近的19+幾樣野

過氣藍籌思捷 幫大家上了一課

點解Tim Cook 一條線都縮骨? 

【Forbes富豪榜】菲裔富豪衝擊「福建幫」

馬雲退休公開信全文

樓價是否繼續跌的關鍵所在(湯文亮)

內地難興建「港式新市鎮」

5G時代不可忽視Nokia(石先生)

中國網民寫的「上網安全指南」

評莊太量的「還公屋肥雞餐」

沉穩李澤鉅做「蝕本生意」?